www.zsfjq.com
让我们一起学习红军的运动精神!

金花小姐的传说(一)

在钟山岭的大山深处,有一处名不见经传的小山,叫太坜山。上世纪七十年代钟山大队在这里建过林场,又有人称这里为北山林场。
在这座山的山腰处,有一块大约半亩地势相对平缓的地方,叫“金花小姐”!
这里绿树成荫,翠竹掩映。被不知名的藤蔓缠绕复盖在上面的,一座座突兀的岩石,若隐若现,四季常青,象少女穿上绿色的衣裙。

这里还生长着一丛丛一簇簇低矮的,小巧纤细的竹子,外形青绿色,叶子碧绿滴翠,躯干最大也没食指粗,竹肉细腻嫩白,竹腔内的空隙只有牙签那么小,人们称它为“实心竹”。
在岩石脚下若是仔细寻觅,可发现一些残存下的,黑褐色的残砖破瓦的碎片。依稀可追寻到当年道观的影子。
听老人下传,这些”实心竹”是金花小姐仙逝后幻化而成。这种竹笋是不能扯回家做菜吃的。
金花小姐的由来,来源于一段悲悽的为爱奉献付出的传说!
相传,很久以前,钟山岭林深树密,人烟稀少,瘟疫肆虐,鬼怪横行,生灵涂炭,民不聊生。
那时候不知为何?地府失察,失责,人类及其它生灵死后的灵魂没有归处,没有约束,游离于人世间。经过吸食山间龙脉产生的灵气化而为鬼。
这些鬼的生前,有的是地方官员商贾,有的是平民百姓,有的是牲畜野兽。但不论是何性质,在吸食山脉龙气而产生的灵气之后,实力都得到了提升。
而鬼有小鬼、大鬼、厉鬼、凶鬼之分,到达大鬼这个级别之后,就不是普通人能抗衡的了!更别说厉鬼凶鬼之类。
鬼乃生灵死后灵魂化成,虽说没有生前记憶,但仍能保持生前之恶念,所以常为一己之私便为祸人间。
当时人们为抗衡这些鬼怪作乱,就开始寻求解决方法。
一些有志青年就纷纷离乡,投入茅山门下,学习制伏鬼怪,灭杀妖魔的方法。
六百多年前的某个初夏季节里,由皖至卾的大道上,匆匆行走着一位年轻男子,该青年眉清目秀,唇红齿白,匀称的身材,挺拔的身姿,看上去象一位风流倜傥的公子哥儿。
近着该青年蚕眉紧皱,好看的脸上尽显倦容。肩上斜挎着一个铁蓝色的布包及一顶竹笠。他就是从茅山拜师学道归来的梅圣凤。(阳新县荻湖村人)
下山一个多月了,他晓行夜宿,紧走慢跑,有时若是走在偏僻而又人烟稀少的山道,他也会取下竹笠,念上咒语,画上符咒,人站在竹笠上就可御风而行,日行几百里也是常事。若是行人较多的大道,他会放慢脚步踽踽独行。象一个无所是事的外出旅行的公子哥儿。
其实圣风满腹心事,边走边想,三年从师的经历一幕幕在脑洞中翻腾。
想起三年来恩师的教诲,想起三年来情投意合的师妹,无限的情丝和别绪离愁就涌上心头。
三年前,由于家乡瘟疫流行,鬼怪肆虐,刚满二十岁的他,抛开父母离开家乡,不远千里来茅山拜师学艺,以求学到捉鬼降妖的道朮,回家乡为乡民服务。
三年来,他用心学习,潜心钻研,师父也是悉心教导,耐心传道。本来就是天资聪颖,资质非常的他,学业更是一日千里,快步提升。从膏丹丸散的善治百病,到符咒道朮的捉鬼除妖,他都循序渐进,逐步融通。
当他的学业从初级的符咒法术,布道降魔,向高级的撒豆成兵,点石成金迈进的时候,发生了一件本应该可以避免的事情。
师父生有一女,姓金名花,比圣凤小两岁。人与名字一样漂亮,是那种与花站在一起,花都略显逊色;人若看上一眼就终生难以忘却的那种!
单调枯寂的道观生活,使这俩个青春少年,在日复一日的朝夕相处中,渐渐地悄悄地产生了感情。
在一次为道观砍柴归来的路上,圣凤不小心把脚摔骨折了,卧床一月。师妹金花硬是坚持细心护理,端汤熬药,关怀倍至。
师母看出了端倪,告知师父,师父大怒,极力反对师妹与我相好。在后来的日子里,师父也与以前判若两人,不但是不悉心传授技艺,而且还是处处找茬为难。
一次下大雨的时候,师父吩咐圣凤到离道观五里开外的一个堰塞湖开沟放水。临行时,师妹金花悄悄的递给圣凤一只绣花鞋,叫他举锄挖土前,双脚踩在绣花鞋上再挖。
圣凤不明所以,金花也没明说。走到湖堤,按师妹说的,放下绣花鞋,双脚踩上去,拿起锄头,一锄挖下去,“轰”的一声,湖堤垮塌,洪水象万马奔腾样汹涌而来。圣凤又惊又吓,人也昏死过去。

不知过了多久,也不知道在啥地方,醒来后圣凤发现自己躺在一条船上。而船被水冲到了岸边,被藤蔓缠绕,在岸边慢慢幌荡。后来才知道是师妹的绣花鞋救了一命。

时隔两个多月,师父又安排圣风去一个山谷里砍竹子。当他拿着砍刀出门的时候,师妹躲在门洞里,悄悄的给圣风说:“砍倒的竹子,三、五根一捆,每捆竹子的竹梢都要纽结在一起,不得分开”。依据师妹说的圣凤一一照做。

太阳快下山的时候,一摞一摞竹梢纽结一起的竹子就堆满了山谷口两旁。当圣凤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向谷口,准备回道观时,突然一阵陰冷的山风从谷口吹来,侵肌透骨,全身不自主地颤抖起来。
同时山谷里惨雾迷朦,视物糢糊,人随之就昏昏沉沉。约摸一盏茶的时间,迷雾消散,寒风尽去。
举目一看,原来砍倒在山谷里的竹子,全部变成了青绿色的长蛇,一只只都高昂着头,张开嘴,吐着信子,流着涎液,发出一声声的叫唤,好象饥饿多日一样,大有将圣凤撕扯着吃掉的态势。
惊恐之极,心想此命休矣!
稍顿片刻,蛇并没有扑上来,仔细观察,发现这些蛇的尾巴都纽结在一起,挣不脱,分不开,爬不动。
若不是师妹事先交待,圣凤这条小命就会搁在山谷里了!
回观的路上,想起刚才惊魂的一幕,圣凤心内越想越凉,师父这时要我的命呀!有这么考量徒弟的道法功夫的吗?
一次偶然的机会,听到了师父师母的对话,才知道事情的原委。师父说:“这小子命真大,两次施法夺他牲命都被逃脱”,师母说:“你就算了吧!不要再为难他了,必竟他不还年轻不懂世事”,师父又接着说:“不行,这小子与女儿眉来眼去唧唧我我,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”!“要不,就让他提前出师吧!分开后,天南地北,相隔甚远,两个人再难见面,就会斩断情丝的”!师母悠悠地说。师父又忿忿的接着道“就叫他下山滚蛋吧!若再和女儿纠缠不休,我就祭起飞刀,夺他狗命”。
几天后,圣凤做完早课,又把道观内外打扫一遍,就来到师父房间,向师父请安告假,磕了三个响头后,“师父,昨天来观敬香的一位远房亲戚说,家母近期身染重疾,我想告假回乡侍奉母亲,请师父恩准”。师父做模作样的略思片刻道:“娘亲有病,为人子的,应待在床前,端药送汤,侍候左右,你明天一早起程吧”!
第二天,太阳刚露出半边脸,我圣凤就将昨晚打好的包袱斜挎在肩上,再背上一顶既可遮太阳,又可挡风雨的竹斗笠。向师父的房间拜了三拜,也没向师妹辞行,免得徒增伤悲。
就这样悄悄走出道观,踏上回家的路程。刚走到距离道观不远的一处拐弯的地方,只见师妹站在路旁,两眼红红的,象是刚哭过。充满愁容的脸上,布满无奈、不舍和悲戚。手里拿着一本厚厚的经书,一个盛水的竹筒,(当地人称茶筒,是当时出门远行和外出做农活时,盛水解渴的用品)。
师妹与圣凤相拥而泣,片刻过后,她将经书递给圣凤,嘱咐放在包袱里收好,不到家中千万不要翻开此书。再是将装满茶水的茶筒送来,说:“筒里的水可用于行路时解渴之用,水喝完后,走村住店时,若是碰到有人宰鸡杀狗的,就将鸡血狗血买下,放在筒里贮存,以备急时之用”!再三叮嘱过后,师妹才依依不舍地转回道观。
仲春时节,山青草绿,白云飘飘,日丽风和,虫鸟争鸣,有那么点,“身在此山中,云深不知处”的感慨!
一路行来,圣风穿村过户,夜宿晓行。师妹送的茶简里的茶水早以喝完,住店时碰到店家杀鸡待客,就将鸡血买下,装满了茶筒。
一日行到一个空旷无人的旷野里,突然迎面飘来一张黄表纸,上面写着,“孽徒,快将你师妹送回,否则取汝狗命”!看后黄纸随风而燃化为灰烬!
离开一月之余了,每天都是行单影只的一个人。那见师妹的影子呢?正当圣凤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,一阵嗖嗖嗖的声音从耳边响起,伴随而来的是无数飞刀从四面八方盘旋飞来。飞刀是柳叶形的,在阳光的折射下泛着白色的寒光。
圣风手足无措,躲无处躲,藏无处藏,求生的本能,使圣凤无意间举起装满鸡血的茶筒进行抵抗,飞刀扎在竹制的茶筒上,鸡血喷了出来,沾上鸡血的飞刀就纷纷掉到了地下。
就这样一拨一拨的飞刀飞来,圣凤也不停地摇幌竹简,将鸡血喷出,茶筒里的鸡血泼完之后,飞刀也尽数落地没入泥土之中。

稍顷,四野回归宁静,好象什么事都没发生。

赞(0) 打赏
钟山网作者版权所有,转载请注明:钟山网-钟山村 » 金花小姐的传说(一)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 

钟山欢迎您!Welcome to Zhongshan!

客服QQ联系电话

觉得不错就打赏一下钟山网作者吧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